江泽民同志视察平湖李叔同纪念馆纪事

来源:平湖老王  李叔同弘一大师资料室  时间:2022-12-01 

江泽民同志视察平湖李叔同纪念馆纪事

 2010年5月30日,星期天,江南已近梅雨。前几天连着下了好几场雨,湿闷闷的,难得这一天却是阳光明媚,雨后初晴的日子,空气特别清新。阳光笼盖着叔同公园,浅浅的光束穿过树丛,洒在绿油油的草坪上,树影婆娑。李叔同纪念馆前的小广场上,成群的鸽子踱着碎步,享受着久违的阳光。馆前的莲花池里,凌波盈盈上闪射着暖阳的光斑,照得睡莲也醒了。

       上午,江泽民同志在时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省长吕祖善的陪同下,乘车从宁波过杭州湾跨海大桥,专程来到平湖李叔同纪念馆视察。十点四十分,江泽民同志一行的中巴专车驶入公园,在纪念馆前的小广场上停妥后,身穿藏青色西装,戴着紫红色领带的江泽民同志,微笑着走下车来。随行的江泽民办公室主任由喜贵同志(一个月前先行来过纪念馆),向江泽民同志介绍了迎候多时的地方接待同志,时任中共嘉兴市委书记陈德荣、嘉兴市长李卫宁、中共平湖市委书记盛全生、平湖市文化局副局长兼李叔同纪念馆馆长张育民等迎上前去,一一与江泽民同志握手,欢迎江泽民同志来平湖李叔同纪念馆视察。

       按照接待方案,张育民、朱怡和我,以及纪念馆李叔同文物捐赠者刘雪阳先生,我们四人担任此次讲解接待工作。在纪念馆门前,面对清波荡漾、塔影倒映的湖水,江泽民同志边走边问道:“这是什么湖?”讲解员朱怡上前答道:“这是东湖。”身旁的张育民补充说:“这里古时候称当湖,就是李叔同提到的当湖。”

       进入纪念馆,门厅正中拱形石壁上镌刻着弘一大师1942年10月10日写下四字绝笔“悲欣交集”,见江泽民同志在此止步仰望,朱怡便就李叔同的生平作了概要解说,并引用叶圣陶先生对这四个字的理解作了解读:“悲见有情,欣证禅悦”“意思是说弘一大师圆寂前,既对自己即将往生西方极乐感到欣慰,又为众生沉陷苦海不能离脱感到悲悯,这四个字,是弘一大师当时思想的真实写照。”江泽民同志听后,若有所思,似乎有他自己的理解。

江泽民同志视察平湖李叔同纪念馆纪事

为了让江泽民同志对李叔同和纪念馆有更全面的了解,我们安排江泽民同志和随行领导在一楼的接待室放映厅观看李叔同主题纪录片《月满天心》。看完时长22分钟的影片后,江泽民同志沉思片刻,提出了几个问题:“李叔同的日籍夫人有否跟他留下后代?”张育民回答道:“据说没有。”接着,江泽民同志就片中引用丰子恺所说的一段话:“我以为李先生的出家是当然的。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就是宗教。人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三层楼。懒得或无力走楼梯的,就住在第一层,即把物质生活弄得很好,锦衣玉食,尊荣富贵,孝子慈孙,这样就满足了。这也是一种人生观,抱这样的人生观的人,自世间占大多数;其次,高兴或有力走楼梯的,就爬上二层楼去玩玩,或者久居在里头,这就是专心学术文艺的人。他们把全力贡献于学问的研究,把全心寄托于文艺的创作和欣赏。这样的人,在世间也很多,即所谓‘知识分子’‘学者’‘艺术家’;还有一种人,人生欲很强,脚力很大,对二层楼还不满足,就再走楼梯,爬上三层楼去。这就是宗教徒了。他们做人很认真,满足了‘物质欲’还不够,满足了‘精神欲’还不够,必须探求人生的究竟。他们以为财产子孙都是身外之物,学术文艺都是暂时的美景,连自己的身体都是虚幻的存在。他们不肯做本能的奴隶,必须追究灵魂的来源,宇宙的根本,这才能满足他们的人生欲,这就是宗教徒。”提出了自己不同的看法,他说:“丰子恺说人生的最高层次是宗教,这种说法,我不大认同。”张育民随即从“艺术说”的角度作了回答:“李叔同的一生是艺术的一生,他在艺术领域开创了众多的中国第一,他坚信‘最上乘的艺术,要从佛法中得来,从佛法中研究出来。’因此,他对佛法、对宗教的用心,是当作艺术一样去追求的。至于他的出家,是很多因素综合而成的,有其内因和外因,有远因及近因,丰子恺的‘三层楼说’也只是一种说法。”江泽民同志听完回答后,慢慢从椅子上起身,在随行人员陪同下,由电梯至二楼环形展厅。

       在二楼圆厅中央的汉白玉弘一大师塑像前,朱怡介绍了这尊雕像的作者——中国美术学院公共艺术学院院长杨奇瑞教授,以及这尊像的造型所包含的寓意。弘一大师雕像的外形轮廓是一枚长方体的印章,象征着李叔同前半生的艺术成就,而正面镌刻的是出家后的弘一法师形象,一方雕塑将李叔同和弘一大师僧俗两个身份融合在了一起。江泽民同志起先没听清楚雕像外形的象征,便追问道“像什么?”,朱怡提高了音量,放慢语速,加重语气回答:“雕像外形像一方印章,寓意李叔同前半生的艺术生涯。”江泽民同志听后,点了点头。

       而后,江泽民同志一行移步至二楼的第七展厅,观赏馆藏文物——李叔同手稿真迹。展厅的玻璃立柜中陈列着弘一大师的16屏条“佛说阿弥陀经”真迹,我们在展厅中间的位置,摆放了一张观展的工作台和一把椅子,我和刘雪阳先生等候着,负责对文物真迹进行讲解和说明。我们纪念馆馆藏的159件弘一大师墨宝珍迹,是李叔同最亲近的学生刘质平保藏,2000年,由刘质平之子刘雪阳先生无偿捐赠给平湖市人民政府,由我们平湖李叔同纪念馆珍藏。在这批捐赠文物中,以李叔同手札最为特色,其完整性和丰富度属全国之最,内容涵盖了从李叔同到弘一大师,包括器识、艺术、学习、生活、人生、宗教等诸多方面,是研究李叔同先生绚彩一生之生命流变、思想脉络之演进轨迹的珍贵历史文献资料。所以,这次李叔同真迹观赏以手札为主。

       由于手札的字都不大,为了方便观赏,我们事先准备好了放大镜等备用工具。江泽民同志入座后,我取出手套、口罩,一一戴上。趁着观赏文物前准备的当儿,我们向江泽民同志介绍刘雪阳先生。江泽民同志听了介绍后,侧过身,亲切地与坐在桌子左侧的刘雪阳交谈:“你就是刘质平的儿子?”刘雪阳答:“是的,刘质平的儿子。”我在边上补充道:“我们纪念馆的这些李叔同手迹都是这位刘雪阳先生无私捐赠的。”江泽民同志听了后,点着头,连声赞叹道:“噢,好!好!”接着又问:“你多大了?”“今年80岁了。”刘雪阳一边用手比划了个八字,一边答道。江泽民同志也伸出手,张开五指,笑着说:“噢,那我比你年长五岁。”现场气氛甚是轻松。

       我把准备好的李叔同手迹安放在桌子左侧,轻轻地取出几页,看我戴着手套操作,江泽民同志也认真地从桌上拿起手套戴上。我向江泽民同志介绍的第一通手札,是时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任教的李叔同,于1915年所写。当时刘质平因病休学,回家乡海宁养病。李叔同惦记着病中的学生,去信安慰:“人生多艰,不如意事常八九。吾人于此,当镇定精神,勉于苦中寻乐。”讲到这里,江泽民同志显得很感兴趣,前倾身子,凑近手札,在手札上找着这几句话,我马上用手指出文字所在位置,点着这几个字,一字一句再读了一篇。江泽民同志看得很认真,点着头,若有所思。

江泽民同志视察平湖李叔同纪念馆纪事

为了让江泽民同志能在较短的时间里,对李叔同和刘质平间深厚的师生情有较深的印象,我在众多手札中,挑选了1917年的几通,作了重点介绍:刘质平在浙一师毕业后,在李叔同的鼓励下,于1916年冬,踏上了赴日留学之路,次年考入东京音乐学校深造。期间,李叔同多次去信日本,嘱咐刘质平,从注意身体、坚持锻炼、慎行、慎交、循序渐进、戒骄戒躁、精神追求等方面谆谆教导。针对刘质平的个性特点,李叔同还撰书格言集萃一纸,如“自己有好处要掩藏几分,这是涵育以养深;别人不好处要掩藏几分,这是浑厚以养大。”“日夜痛自点检且不暇,岂有工夫点检他人。”“涵养全得一缓字,凡语言、动作皆是。”“宜静默,宜从容,宜谨严,宜俭约。四者切己良箴。”“谦退第一保身法,安详第一处事法,涵容第一待人法,洒脱第一养心法。”“物忌全胜,事忌全美,人忌全盛。”等句,随信寄去,提醒刘质平时时阅看,依照实行,不可忘记。不久,刘质平因家境困难,无力再支付其留学之费用,学业难以为继。李叔同得悉消息后,马上给刘质平去信,决意把自己每月的所有开支压缩到十元以内,然后从自己并不宽裕的教课薪水中每月节省出二十元,全额捐助刘质平完成学业。江泽民同志神情专注地听着,我在讲解时,一边讲着,一边同时用手指着札纸上所讲内容涉及到的文字。因手札上的字本来就不大,落笔又大都随性带草,这样边讲、边比对着手札上的文字,才能看得更清楚,阅看起来既不累,效果也好。江泽民同志身子几乎一直前倾着,逐字逐句仔细地看着手札上的文字。尤其是讲到手札上“吾人求学须从常轨,循序渐进,欲速则不达矣。必须心气平定,不急进,不间断,日久自有适当之成绩。”“此款君受之,将来不必偿还”几处以及格言集萃横批时,江泽民同志顺着我手指的方向,也用手指点着纸上的字句,喃喃自语,以确认文字内容。

       刘雪阳向江泽民介绍的是弘一大师写给他父亲的一份遗嘱。听说是弘一大师的遗嘱,大家都特别感兴趣,都想了解弘一大师到底想交代些什么。原本坐在江泽民同志右侧的原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和省长吕祖善等领导都凑近桌子,往前靠,后面的领导们也围了上来,以便能看得更清楚。朱怡把弘一大师的遗嘱展开后,双手轻轻地按着纸一边,江泽民同志用手按住另一边,刘雪阳介绍道:“遗嘱中,弘一大师交代后人,在其命终后,追悼会、建塔及其他纪念之事,皆不可做。倘若要纪念,就将弘一大师的佛学著作《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印二千册流通弘法。还交代了具体流通的方法。”遗嘱上交代印书流通这几段文字是蝇头小字,看起来特别费劲,但江泽民同志还是一字字认真看完。我在边上说明道:“弘一大师一生写过多次遗嘱,写给刘质平的这通遗嘱,并非是最后遗嘱,而是在弘一大师圆寂前11年的1931年写的。”说着,我打算取出弘一大师圆寂前写给刘质平的最后遗偈“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亡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看我有再取出手札的意思,身旁的由喜贵同志,示意打住,说已超出计划的时间了。由于前面已催过几次,且后面还有其他的行程安排,不能再多停留了。

江泽民同志视察平湖李叔同纪念馆纪事

看完真迹,趁着江泽民同志休息片刻的当儿,张育民抓紧时间,提出请江泽民同志为平湖李叔同纪念馆题写馆名:“请首长为我们纪念馆题写馆名,因为原来的馆名是集赵朴初先生的字而制作的”,江泽民同志听后爽然答应。于是,我们马上在桌子上摆好笔墨纸砚,考虑到江泽民同志年纪大了,大家都建议坐着写,可他却坚持说要站着写,并示意工作人员把椅子挪开。然后,站在桌子前稍事思量,提起笔,俯身悬臂,写下“江泽民  二0一0年五月三十日 於平湖李叔同纪念馆”。写完后,江泽民同志站直身子,端祥着字,或许是自己觉得什么地方写得不怎么满意,说要再写一张。于是,警卫收起了写好的纸。我们再把纸铺上,江泽民同志在纸上比划着字的位置,认认真真又提笔写下了第二张。这里要补充说明一下,现在纪念馆里收藏的江泽民同志题字,其实并不是这重写的第二张。因为当时江泽民同志一行从纪念馆离开后,驱车去嘉善用午餐。用完餐,照例是午休时间,可江泽民同志这一次却破了例,让工作人员准备纸笔,说上午为李叔同纪念馆写的字自己还是不满意,所以利用午休时间,要为纪念馆再重写一张。事后,警卫局的领导打来电话,说明情况,通知我们把馆里的那张题字保存好,日后换取。不久,张育民和我,带上馆里的第二张题字,去杭州的浙江省警卫局换取在嘉善写的这一张。所以,我们纪念馆现在所收藏题字,是江泽民同志在嘉善罗星宾馆利用午休的时间,为纪念馆题写的第三张馆名。

江泽民同志视察平湖李叔同纪念馆纪事

参观结束后,临行前,时任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要求平湖:要利用好李叔同纪念馆这个平台,好好研究宣传李叔同,特别是要宣传弘扬李叔同的人格精神。

       时间已近十二点,江泽民同志一行,结束此次李叔同纪念馆的视察,离开平湖。

       按照省委书记赵洪祝的指示精神,中共平湖市委认真落实“弘扬李叔同人格精神”这项工作。2010年12月17日下午,中共平湖市委邀请杭州师范大学弘一大师·丰子恺研究中心主任陈星教授来平,在市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扩大)会议上作“李叔同的人格与艺术”专题报告;12月18上午,时任平湖市委书记盛全生和李叔同孙女李莉娟共同为江泽民所题平湖李叔同纪念馆馆名揭牌;18日至19日,由平湖市人民政府与杭州师范大学弘一大师·丰子恺研究中心联合主办、平湖市李叔同纪念馆承办的“纪念李叔同诞辰130周年——中国·平湖李叔同人格与艺术学术研讨会”在平湖召开,我在会上发表了《试析李叔同人格魅力的精神特质》一文,对李叔同人格精神进行梳理提炼。会后,平湖市委宣传部又牵头组织宣传、文化、教育、新闻等部门的相关人士,开展对李叔同人格精神表述语的总结提炼工作,并在《嘉兴日报·平湖版》开设专栏、专版,开展“李叔同人格精神”表述语大讨论。2011年6月11日上午,中共平湖市委常委会专题听取了市委宣传部“关于李叔同人格精神表述语提炼情况的汇报”,会议肯定并通过了将“凡事认真,勇猛精进”作为李叔同人格精神表述语,认为这八个字充分展示了李叔同的人格个性,是全市人民、各行各业都应倡导并践行的一种精神。市委宣传部也下发文件《关于在全市开展弘扬践行李叔同人格精神活动的实施意见》(平市宣【2011】44号),在全市范围内掀起学习和讨论李叔同人格精神的热潮。

       如今,“勇猛精进”不仅作为李叔同人格精神的主要特质体现,已上升成为平湖的城市精神,而且作为新时代嘉兴人文精神的象征和当代嘉兴人共同的价值观,加以弘扬。而2010年5月30日的这次江泽民同志来平湖李叔同纪念馆视察,正是后来“勇猛精进”提出的缘起和缘续。

江泽民同志视察平湖李叔同纪念馆纪事
本网站属于非赢利性网站,转载的文章遵循原作者的版权声明,如有版权异议,请联系值班编辑予以删除。 联系方式:0591-83056739-818 18950442781
(3)
上一篇 2022年12月1日 下午12:00
下一篇 2022年12月1日 下午5:3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