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吾皈依师白云长老二三事

原创:本性法师 时间:2022-01-11

忆吾皈依师白云长老二三事

(本性法师皈依恩师  白云长老)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观音菩萨大慈大悲,千手千眼,寻声救苦。中国佛教界,很信仰观音菩萨,拙衲亦一样。因为信仰,所以观音菩萨的圣诞,对信仰者来说,便有特别的含义。今年的农历九月十九 ,观音菩萨的出家圣诞,吾于南山广化道场,为200多位虔诚信众主持了一场皈依仪式,这是吾晋院升座该南朝古刹以来,首次主持的皈依法会,对吾而言,这是吾于莆仙这片海滨邹鲁土地上,真正意义上的首次度众,吾是充满感恩,更是充溢法喜,这不禁让吾想起38年前吾自己的皈依因缘与情景。

拙衲的皈依恩师是白云长老,皈依道场是杭州灵隐寺。1984年,我辞别在家乡的一所中心小学,亦辞别在该小学的教职,从宁德霞浦转福州,独自从福州坐火车前往杭州,准备剃度出家。为何会选择去杭州,而非其他地方,这有几个因缘。其一,自读书以来,“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观念,已给吾留下深刻的印象,对杭州之美景,而且对岳王庙、孤山胜迹等,吾一直以来,心向往之。其二,在家乡霞浦时,就接触佛教,如三沙留云寺与霞浦建善寺,即为吾常去之地,尤其是留云寺,因为,留云寺就在吾母校三沙中学同个镇中。当时,除了佛教四大名山,在吾认知中,杭州灵隐寺,便是国内排名靠前的重要古刹。而且,灵隐济公的故事,吾早已经耳熟能详。所以,每次想到出家为僧,灵隐二字便于第一时间跃出吾的脑海。其三,在读中学及其后小学教学中,吾一直热心于文学的学习与创作,如写些小散文与小诗歌,对古今中外的一些文化名人,亦稍有认知,这其中包括吾甚为崇仰的弘一法师。想到弘一法师与杭州佛教的结缘,尤其是于虎跑寺剃度出家,吾因此对杭州佛教与寺院,便增添了不少的好感。其四,吾为小学教师期间,曾于一假期,朝礼四川峨嵋山,攀清音阁,登金顶,且游眉山三苏祠等。于清音阁处,遇到一位老年僧人,吾向他了解佛教四大名山及苏杭的寺院,他便为吾介绍起杭州灵隐寺的白云长老,自此,吾脑海中就记住了白云长老这个名字。而三苏祠之游,也让吾对杭州的印象更为深刻,因为,三苏之一的苏东坡在杭州,不仅与西湖结缘深厚,还为西湖留下诸多文化遗产,如苏堤等。

忆吾皈依师白云长老二三事

(本性法师出家前灵隐寺留影)

记得,初行杭州,一下火车,便直赴灵隐寺,去找毫不相识的白云长老。幸运的是,灵隐寺真有这么一位白云长老,在峨嵋山清音阁遇上的那位老僧没有说妄语,而且,这位白云长老,也刚好在寺院在岗位。对吾的冒冒失失而来,似乎,长老并不奇怪,只是淡淡地问了一些吾的情况,如怎么知道他的?为何要学佛出家?家庭情况?学习经历等,吾都如实回答。于是,他就让吾先留下。住三晚后,长老把吾叫到客堂,这天,我才知道他在灵隐寺是担任大知客的执事。长老对我说,你先留下,在寺院帮忙,出家剃度之事,从长计议。我说,我希望早点出家,而且,以后争取考上佛学院,系统学习佛法。我说,我在家乡时,对灵佑禅师与空海和尚略有了解,很崇拜,我要向他们学习。长老听我这么说,慈祥的笑着说:“不错,有些志气。”他嘱咐我说,过几天,你先到寺院素菜馆去服务。可是不知为什么,几天后,他没有安排我去素菜馆,而是不久后,杭州市佛教协会与长老都通知我去杭州某学院学习培训,然后,在杭州从事佛教界房屋的普查工作。房屋普查工作大约做了半年,结束后,长老又安排我到杭州上天竺寺去帮忙,做些文字的抄抄写写工作,当时,上天竺寺正在维修。居住上天竺寺期间,我经常从上天竺寺到灵隐寺,来回走路,此间,需路经中天竺与下天竺两寺。

白云长老是湖北新洲阳逻街道金台村人,法名果缘,字普瑛。因羡慕天上白云的自由自在,无拘无碍,自号白云。他1923年出生,1930年亲近圣修老和尚,1936年剃度出家,同年受具足戒。之后,修学于武汉归元寺僧伽学院、宁波观宗寺观宗学社,并遍参江苏、浙江的大丛林。曾担任浙江普陀山法雨寺知客、杭州灵隐寺知客。晚年,应邀担任河北柏林寺首座,深圳弘法寺首座。2014年11月27日,示寂于深圳弘法寺,世寿92岁。

白云长老,性格豪爽,声若洪钟,为人坦诚慈悲,做事干净利落,精通佛教梵呗仪轨,擅长书法创作。吾于杭州的一年多时间里,承蒙长老关照,过得非常愉快,不仅游遍杭州名胜古迹,还学到不少佛教知识。尤其是,从福建到浙江,对我而言,可谓举目无亲,因此长老对我的帮助,弥足珍贵。我一直感恩这份法情,珍惜这份法谊。下面,吾就说说有关长老的二三事:

忆吾皈依师白云长老二三事

其一,慈悲赐予吾名号。

吾到杭州一段时间后,也就是1984年农历九月十九观音诞的前一天,白云长老于杭州灵隐寺为吾举行了皈依仪式。本来,要安排在观音诞举行,考虑到观音诞寺院较忙,便提前一天举行。长老说,你俗名叫王海,皈依名就叫慧海吧,取智慧如海之意。这王海,是吾学习创作文学作品时,用的笔名,后来,一直沿用之。之后,在上天竺寺,因为较为空闲无事,我便经常练习书法,喜欢上了沈伊默的书法风格,吾便问长老:您已赐吾皈依法名,可否再赐吾皈依法号,如“一默”,取伊默谐音,同时,又是一默如雷的意思。长老说:好,那就给你取号“一默”吧,像我的法号白云一样。由于我当时认为“慧海”二字,重名太多,而喜欢“一默”两字。之后,练习书法时,偶有自认为写的不错的拙字,便署名“一默”,其原因,便来源于此。后来由于出家常熟兴福寺,得赐法名本性,法号本善,便启用了新名号也。

其二,勉励吾以慧明老和尚为榜样。

自从吾皈依之后,白云长老经常跟我讲民国期间的一位灵隐寺方丈,也就是高僧慧明老和尚的故事,并勉励我要以慧明老和尚为榜样。长老还介绍说:“慧明老和尚还是福建人,与你老乡”。长老说慧明老和尚文化水平不高,但智慧高,老和尚淡泊名利权位,如天上的白云自在。有时,听他讲慧明老和尚故事后,吾心有感触的说:那慧明老和尚不是像济公一样吗?长老回吾说:也许是济公再来的。

慧明老和尚, 1860年出生,福建省长汀县南山乡五杭村人,有资料说是南山乡钟屋村人,实为有误,只因五杭村与钟屋村相邻。他是五杭村的温氏子,名通应,父为温可福,母为谢佛娘。温通应天生茹素,童真入道于当地村中的石峰寨之石峰庵中,后随石峰庵僧人游方各地,尤其浙江。从五杭到余杭,大作佛事。1930年圆寂,塔建灵隐。

近代高僧太虚大师曾为老和尚作传《灵隐慧明照和尚行述》。而弘一法师的《我在西湖的出家经过》一文中,也特别写到慧明老和尚。弘一法师是这样写的:“八月底,我就到灵隐寺去,寺中的方丈和尚却很客气,叫我住在客堂后面芸香阁的楼上。当时是由慧明法师作大师父的,有一天我在客堂里遇到这位法师了。他看到我时,就说起:‘既系来受戒的,为什么不进戒堂呢?虽然你在家的时候是读书人,但是读书人就能这样地随便吗?就是在家时是一个皇帝,我也是一样看待的。’那时方丈和尚仍是要我住在客堂楼上,而于戒堂里面有了紧要的佛事时,方去参加一两回的。那时候我虽然不能和慧明法师时常见面,但是看到他那种的忠厚、笃实,却是令我佩服不已的。”弘一法师又写到:“曾记得在民国十二年夏天的时候,我曾到杭州去过一回。那时正是慧明法师在灵隐寺讲《楞严经》的时候。开讲的那一天,我去听他说法。因为好几年没有看到他,觉得他已苍老了不少,头发且已斑白,牙齿也大半脱落。我当时大为感动,于拜他的时候,不由泪落不止。听说以后没有经过几年工夫,慧明法师就圆寂了。”该文由弘一法师在厦门南普陀寺讲述,高胜进记录。可见,慧明老和尚还是弘一法师在灵隐寺受戒时的开堂大师父。

慧明老和尚被“骗”去杭州灵隐寺当方丈的故事,在杭州佛教界,是颇为流传的。1966 年《佛教文化》第一卷第三期,刊有乐观法师的一篇文章,名《记慧明长老从苦行生涯到一代高僧》,就趣写到此故事,文中说:“当民国十年间,杭州灵隐寺宣布改为十方丛林,杭州地方诸山长老护法居士集会,商讨推举首任住持。大家以慧明法师道行高深,德望隆重,都推慧老为灵隐住持,被慧老拒绝。再三殷勤劝请,也不答应。于是过了半年,大家设了一个计,由几位当地著名居士出面,邀请慧老到灵隐寺吃斋。慧老不疑有他,乃应邀前往。当他路过灵隐山门时,看见两旁站着成排的僧众,全都是搭衣持具,像迎驾的样子。他看情形不对,知道上当了,马上掉转头,迈开大步飞跑。大家追了上去,将他拦住请他回来。他于是往地下一坐,把双腿盘起,死也不肯起来。大家无法,只好把他捧抬了回来,抬进天王殿,钟鼓齐鸣,燃放鞭炮。他却大哭大喊,后来把他捧到丈室法座坐下时,他仍然嚎啕不已!大家爬在地下,齐声说道:‘向和尚道喜!’他一边哭着一边说:‘我不是当住持的材料,诸位如此爱我,实在是害了我!我无道无德,也无行持,有何能堪来领众。还是另选贤能,请大家慈悲,把我放走吧!’说罢,又是放声大哭。经大家跪在地下苦苦哀求,表示如果不答应,都不起来。这样,慧老才勉强答应,权充灵隐住持。”

白云长老还同我说,慧明老和尚如慧能祖师一样,一字不识,却曾于宁波天童寺、杭州灵隐寺等开讲《华严经》《楞严经》等大经,实在是再来人,不可思议。谈到《华严经》,长老还介绍说,江苏常熟兴福寺,近现代有月霞老和尚、应慈老和尚等力弘华严,使华严中兴,兴福寺俨然成为华严本山。长老要求吾学习早晚殿课诵本外,还推荐吾看看《华严经》,以培养宽广的胸怀与高远的格局。这也冥冥之中,促成吾心仪《华严经》了。拙衲最终剃度于江苏常熟兴福寺的法缘,吾思之,就是因为长老对兴福寺与《华严经》的介绍,使吾于心中埋下了缘结兴福的种子。

其三,随喜吾于常熟兴福寺剃度出家。

白云长老,吾之初见时,才60出头。长老非常尊老护小,屡屡教诲我,见到老和尚时一定要合掌、问候、让路,如是场合允许,还应跪拜顶礼,这教诲对吾影响不小。吾赴杭州,并常住杭州,这些,我的家人,包括两位兄长,起初并不知晓。后来知吾去杭州准备出家,他们大吃一惊,委派吾二哥等赶到灵隐寺,劝吾回乡,至少,不要出家。据白云长老后来说,吾二哥等到杭州找吾劝吾时 ,被长老狠狠训诲了一顿,长老训诲他等的大概意思是:吾在家乡时,因为处于穷乡僻壤,没法得到家乡很好的照顾,也无法施展自己的人生抱负,而今,吾离开家乡,外出闯荡,乡人却又来劝止,这很不应该,长老认为,应该让吾自我做主,决定自己前程,因吾已是20岁的成年人了。其实,长老误会了吾的家乡,只因长老,慈悲护小,关照吾的心切。吾的家乡,其实已经很好的照顾了吾,这包括培养吾从小学上到高中毕业,之后,还让吾当上了小学教师,这在当时,作为乡村的青年,已经是不容易的出路了。后来,还给了吾更多的机会。因此,吾始终爱吾家乡,感激家乡不仅孕育了吾,还成长了吾,而且给了吾远走他乡追求梦想的勇气与力量。吾到杭州,且入灵隐,只是为了圆成吾之宿缘而已。而且,我二哥等此行杭州灵隐寺,除劝阻我于灵隐寺出家为僧外,还有一项较急的任务,就是通知吾:吾来杭州前,在家乡参加县里的招干考试,成绩不错,已经通过,获得录取,吾应回乡办理手续,准备就职。谈起招干,这是那个年代的一项人才招聘制度,当时,国家实行改革开放,乡镇政府机关干部处于青黄不接的状态,多数乡干部的文化水平也不高,这不适应改革开放新形势。为改变这个状况,国家决定实行招干制度,从年轻又有知识的乡村青年知识分子中,设定条件,通过考试,吸收一批充实到乡镇干部队伍中。由于吾当时于家乡,虽然从事小学教育,但也已加入了共青团,是村(大队)级团支部书记,又高中毕业,符合应考条件。在二哥等的督促下,在吾自行悄然前往杭州前,还是去参加了考试,不想,还真考过了。对此,吾不希望做此选择,吾希望继续留在杭州出家,但家人说,无论如何,要先回乡一趟,如真不想入职乡镇干部,也要回去与县、乡相关部门做个说明,毕竟,已经报名参加了考试,而今,不可一走了之,没个说法。为此,吾从杭州赶回家乡,见了乡干部、县里的有关人员,对他们作了说明,他们说,对乡镇青年来说,这是个难得的机会,让吾慎重考虑,当然,最终是尊重我的选择。只是,他们认为,如放弃机会,这太可惜。当吾最终作出决定,要重返杭州时,家人也知,吾意已决,只能尊重吾之想法。为此,据白云长老的要求,我二哥后来作为家人代表,也作了同意吾去灵隐寺出家的签字,由吾带去杭州。后来,与吾同期参加招干考试的同学或乡邻人员,多已担任县中各乡的有关部门干部,那是后话了。今年,吾二哥已经60多岁,当吾写这篇小文时,吾特地电话二哥,回忆当时的这些因缘细节,吾俩都很感慨时光的流速之快。当时,白云长老才到吾二哥现阶段这个年纪,而今,长老如果在世,已是百岁老人了。当吾从家乡又返回杭州,长老见到吾时,很是高兴。有次,长老还高兴的把我介绍给刚从中国佛学院学习放假回到灵隐寺的隐松法师,吾俩见面后,吾向他了解了一些上佛学院的事宜。因为,上佛学院,也是吾出家的目标之一。隐松法师,大吾一岁,吾后来上佛学院的轨迹,与之很是类同。他先是就读南京栖霞山佛学院,后到北京中国佛学院就读,他从中国佛学院毕业的那一年,正是我开始上中国佛学院的那一年。

时光一晃,到了1985年10月,江苏常熟兴福寺举行妙生长老方丈升座仪式,白云长老告诉了吾这个消息。由于,白云长老原先已在吾心中为我种下了兴福寺与《华严经》的种子,现在,终于要发芽了。所以,一听这消息,吾就决定随灵隐寺的人员前往,在兴福寺参加观礼妙生长老升座法会后。经征得白云长老同意,吾就义无反顾地要留在那里剃度出家。今天想来,吾尚不知,当时为何最终没在灵隐寺剃度,白云长老最终为何没有成为吾之剃度师。但无论因缘如何,时至今日,吾都很感念白云长老教吾要尊老护小等等做人做事道理,并对吾关照有加,最后,还成人之美,随喜我在常熟兴福寺剃度,随喜兴福寺悉明长老成为吾之剃度师。

忆吾皈依师白云长老二三事

白云长老很崇敬本拙文中提到的慧明长老与弘一法师,他曾以书法书写“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明月耀天心”,这是赵朴初大德赞叹弘一法师的偈句。

忆吾皈依师白云长老二三事

在白云长老90高龄时,由于法体有些欠佳,他便书写弘一法师的偈语“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以求,咫尺千里。问我何适,廓尔忘言。花枝春满,天心月圆”,又书写墨宝“悲欣交集”四字,上款题写“弘一律师,临终示偈”,下款题写“壬辰年菊月,九秩老朽 白云”。佛法真是不可思议,当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杭,成为吾出家地的选项,吾先选杭州,阴差阳错,未能圆成,竟然在苏州圆成遂愿了,因为常熟在行政区划上,属于苏州市。常熟,亦美如苏州,美如杭州,不仅有虞山,还有尚湖,不仅有佛家的兴福寺,及四高僧墓,还有儒家的孔子七十二门徒之一的言子,及言子墓。在苏杭佛教界,于近现代,吾印象最深的人物,便是杭州的弘一法师,苏州的印光法师,前者倡导并弘扬持戒,后者倡导与弘扬念佛,巧而不可思议的是,拙衲刚刚晋院升座的南山广化道场,宗风便是持戒念佛,而这宗风的溯源,便是源流自弘一法师与印光长老。因为,南山广化的中兴祖师圆拙长老,就曾亲近弘一法师与印光长老,是两位高僧持戒念佛精神的忠诚传承人,是两位高僧持戒念佛思想的虔诚实践者。

忆吾皈依师白云长老二三事忆吾皈依师白云长老二三事

“走遍天涯寻知己,未识若个是知音”“流水今日,明月前身”“踏遍青山往事休,归来佛号印心头;人生八万四千梦,却向无声一念收”,白云长老生前,书写了不少墨宝,这些是其中的一些内容。可谓文如其人,书如其人。今年,是白云长老虚岁诞辰百年,为缅怀长老,感恩长老,吾今特写此文,以为纪念,并呈献长老予常寂光中。又值新冠病毒连年猖獗,疫情连年不息,故亦竭诚祈请长老,慈悲人间疾苦,不舍苦难苍生,再回婆娑,加持众等。

(作者本性法师:莆田市南山广化寺方丈、福州市芝山开元寺方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禅风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chanfeng.com/1-1/1815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