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座小庙,住持被收三万八保护费,还有一群来自星星的孩子

​有一些孩子,他们,生而孤独。
他们不盲,却视而不见;他们不聋,却充耳不闻;他们不哑,却沉默不语。
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像天上的星星,在遥远而漆黑的夜空中独自闪烁着。
他们,是“来自星星的孩子”,也是所谓的自闭症(孤独症)儿童。
01
每一个星星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走投无路的家庭。
在这条无比艰辛的路上,有的家庭仍在勉力自救,也有的选择了放弃。
而在浙江的一个小山村里,一座小小的暖黄色小庙,却成了他们最后的收容所。

在这座小庙,住持被收三万八保护费,还有一群来自星星的孩子

庙里有个身材矮小,一年四季穿着灰色短褂的中年人,是这个小庙的住持。
出家三年,本该六根清净的他,生活却始终被孩子和女人包围着。
他身边总围着一群目光呆滞、咿咿呀呀的小孩,有时旁边还站着一两个陷入绝望的家长,他早已见怪不怪。
甚至会主动开起玩笑:师父又当爹又当妈,还是半个“孩子王”在这座小庙,住持被收三万八保护费,还有一群来自星星的孩子
这些年,坊间有关于他的猜测不断。有人说他不做法事,不务正业;有人说他不离俗世,身边都是孩子、女人......
对于外界的种种质疑,他始终一笑置之。

“我自入尘埃,心却向菩提。”

来自星星的孩子,是终身被恐惧围绕的天使。
而他,却发愿终其一生,要做守护星星的佛子。
他,就是行正法师。
02
在接触到自闭症孩子之前,他还是一个自由自在的修行僧,他四处游历,四方参学,但内心却从未感到充实的欢喜。
直到两年前的一个傍晚,他在一个小寺院里,见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小孩,却宛如精致的瓷娃娃,眼里没有任何生机。
在这座小庙,住持被收三万八保护费,还有一群来自星星的孩子

曾经的安琪和壮壮

在这座小庙,住持被收三万八保护费,还有一群来自星星的孩子现在的安琪和壮壮(眼里有了光)

小孩不说话,也不看他,却一步不离地紧紧跟着他。
直到他离开,小孩哭着吼着在他的车子后面追了好久好久。
从此,他就和这个叫“安琪”的孩子,结下了解不开的缘。
也是这个孩子,让他第一次真正认识到了自闭症。

在这座小庙,住持被收三万八保护费,还有一群来自星星的孩子

自闭症孩子,是一群特殊的孩子。他们言行怪异、易暴躁易恼怒,喜欢自言自语,不爱与人交流。
而他,似乎有种特殊的吸引力,所有的自闭症孩子总奇迹般地愿意与他亲近。
“扫地尚且不伤蝼蚁命,更何况是一个拥有无限可能的孩子在向你求助。”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带孩子也是修行。”
......
从此,原本自由自在,一心清修的他,开始慢慢地背负起这些甜蜜的负担。
03
身边的孩子越来越多,却没有容身之处。
他慢慢开始意识到,不能再带着孩子们四处“流浪”了,要想办法安置这些孩子。
2020年4月初,他第一次来到浙江法慧寺,目之所及,一片荒芜,杂草丛生,院里堆放着零散物件,旁边几间简易搭建的水泥房。
除了一座竖立的佛像,这间寺庙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临时工棚。
在这座小庙,住持被收三万八保护费,还有一群来自星星的孩子

他本无意久留。

当地个别村民刁蛮恶劣,谁要接管法慧寺,就要交38000的保护费!
这更坚定了他要走的决心。三宝财物,来自十方,亦去之十方,岂能用来纵容恶人?
更何况,为了这群自闭症孩子,他早就身无分文了!
可最后,他留下来了。
原来,这个寺院的前任管事法师,把村子里老人家的钱都骗光跑路了。
他心软了:同是释迦牟尼佛的弟子,留下替他还债也是没关系的。

在这座小庙,住持被收三万八保护费,还有一群来自星星的孩子

04
于是,一座破败的小庙和不大的两层小楼,就成了这群孩子的收容所。
在法慧寺住下后,行正法师就开始了每天忙的脚不着地的生活。
他总是一年四季穿着一件灰色短褂,“我从来不穿长袍,短褂方便照顾孩子。”
建宿舍、扛水泥、带孩子、换尿布......他都不得不亲自上阵。
师父甚至不能出门,一出趟门,庙里的孩子就情绪失控、哭闹,甚至自虐撞墙。
于是每个月都会去献血的他,今年就去了两趟,说起这事,行正法师言语间又些遗憾。
但转眼间又一脸自豪地和我们说:医生说我的血非常健康,那就多给别人用用吧。到现在为止,我已经献了一百多斤血了在这座小庙,住持被收三万八保护费,还有一群来自星星的孩子

在这座小庙,住持被收三万八保护费,还有一群来自星星的孩子

在这座小庙,住持被收三万八保护费,还有一群来自星星的孩子
师父忙着带孩子,庙里法事没人做。
于是他说:法慧寺不做法事,所有人都可以来寺院念佛,有钱就供养点,没钱也不怕,师父管吃喝!
“只要认真地去干,佛菩萨一定会加持的”
短短半年,行正法师已经救助了4个自闭症孩子,而还有更多的孩子还在排队,等待宿舍建好,准备入住。
04
“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我们一家子都垮了”
这是安琪妈妈和行正法师讲的第一句话。
2010年,安琪已经一岁半了,可还是学不会走路。初为人母的安琪妈妈也不过以为孩子就是发育晚了些。后来,安琪的情绪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一些小小的动静就足以让她大哭不已,濒临崩溃。
安琪妈妈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孩子这样对所有的事情都害怕,是没办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
“一定是有某种神经或者精神上的问题在困扰着她。”
2014年,安琪妈妈第一次带安琪去了医院,挂了神经科的号。
第一句,“孩子是自闭症”,第二句,“赶紧带她去干预。”
在这座小庙,住持被收三万八保护费,还有一群来自星星的孩子

安琪

这么多年过去了,说起孩子确诊的时刻,安琪妈妈好像把那一天又重新过了一遍,痛苦没有减轻分毫。

“仿佛一瞬间天都塌下来了。”

“这小孩一辈子就完了吗?你看她又能跑、又能跳,这么可爱。”

后来,安琪的情况越来越严重,除了歇斯底里地嘶吼尖叫,她还常常屏蔽整个世界,一个人发呆很久,叫都叫不回来。

“吃进去的东西,一不注意吐的到处都是,大便小便统统都拉在裤子里。”

“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我们一家子都垮了”

在这座小庙,住持被收三万八保护费,还有一群来自星星的孩子

除了小孩,法慧寺还住着一个特殊的“大小孩”。

郑夏欢,今年28岁了,初中那年,他最好的朋友,跳楼自杀,死了。

一年后,他,也病了。

“他整夜整夜睡不着觉,他不吃饭,不睡觉,就缩在那个角落里。”

“有时候还会打人,把他妈他爸打的鼻青脸肿。他不仅打别人,自己也打,发了狠地用头撞墙,撞的鲜血淋漓。”

在这座小庙,住持被收三万八保护费,还有一群来自星星的孩子

他们来自不同的年龄,不同的家庭,却都有同样难以言说的无奈。

而行正法师的庇护,无疑成为了她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所有事情行正法师都亲力亲为,喂饭、带孩子、换尿布。
“如果你不帮她们,她们就走投无路了。”
就这样,行正法师凭借一己之力,让一个个素不相识的孩子,眼里有了光。
也将一个个濒临绝望的灵魂拉回原本的轨道。
05
每个自闭症的孩子,都生活在恐惧的地狱里。
地藏王菩萨曾对佛陀发誓: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这也是行正法师救助自闭症孩子的决心。
他把寺院的两层小楼,改成了安置自闭症孩子和家人的救助站。
随着孩子越来越多,小庙难以容纳,行正法师有时甚至需要让出自己的寮房给孩子和家人,自己睡沙发。
一座破败的寺庙和不大的两层小楼,就像是一个收容站,而行正法师就是一个拾荒者,拣回一个个濒临绝望的灵魂。

在这座小庙,住持被收三万八保护费,还有一群来自星星的孩子

寺院有个特别有趣的现象,每天四点早课,一群孩子咿咿呀呀念着心经,敲着木鱼,打着钟磬......
很多来到寺院走投无路的家庭,并无信仰,佛教吃素就已经很为难这些习性难改的成年人,更何况每天早上四点的早课。
于是,就有了这个有趣的画面,大人们在屋里睡大觉,孩子们在欢快地做早课。
06
走进法慧寺,院子里晾晒着孩子们的衣物,随处可见孩子的用品、玩具。
楼上楼下时不时传来孩子们咿呀学语声和欢笑声。
他时常也会感到力不从心,但依然坚定地在这条上走着。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成与败,不过都是梦幻泡影,比修行更重要的是度人”

两千年来,“阿弥陀佛”为何义?这个叫行正的和尚正在用行动诠释着这四字的无尽妙义......

本网站属于非赢利性网站,转载的文章遵循原作者的版权声明,如有版权异议,请联系值班编辑予以删除。 联系方式:0591-83056739-818 1895044278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