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80后的年轻法师,用镜头录禅心,以音声做佛事

这位80后的年轻法师,用镜头录禅心,以音声做佛事

​“千禧年的九月,我在资国寺出家,师父赐法名:能慈。”
“为何年纪轻轻就出家?”
“机缘巧合”

何为“缘”?无人说得清楚。

只知他的父母都是虔诚的佛教徒,从小便带着他出入寺院,而那时的他,对佛法还一无所知。

这位80后的年轻法师,用镜头录禅心,以音声做佛事
能慈法师作品

他的出家,也不像电视剧演的那样,遍历疾苦,看破红尘。年纪尚小的他,只是单纯地觉得寺院清静、简单的生活也挺好。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冥冥注定,缘分合和。

心之所向,行之所往。

01

正如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出家一样,他也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爱上摄影。

佛学院毕业后,为了方便联系,他买了一部手机。这部手机也成了他摄影入门的第一件设备。

这位80后的年轻法师,用镜头录禅心,以音声做佛事
能慈法师作品

闲来无事,他就会在寺院里走走,以出家人的身份记录所见所感的佛门生活,甚至一片枯叶、一块石头…都有可能成为他镜头里的绝美风景。

拍了照片之后,他会发在朋友圈里,越来越多的评论和点赞,都让他备受鼓舞。

这位80后的年轻法师,用镜头录禅心,以音声做佛事
能慈法师作品
他没有专业的摄影老师,只能在网络上寻找关于摄影的视频,一遍遍地看,一遍遍地学......

后来,陆续地,他的作品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寺院举办活动、法会,师父们都会让他来拍摄记录,算是对他的支持。

当然,也有很多人质疑,“出家人也可以当摄影师吗?"

世俗眼中,出家人就该晨钟暮鼓,青灯古佛,了此一生,不该做这些无关修习的事

他说:“作为一名出家人,如果只是念经、拜佛,那才是真正误解了佛法。过去,出家人写书法、学画画,弹琴吹笛;现在,出家人,学摄影、写微博,录视频开直播,无非是与时俱进罢了。”

“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任何人可以用任何方式成就自己的清净,而摄影正是我的修行,在这个浮躁的世界,用现代化的渠道,传播佛法,涤人心尘,正是我所追求的境地。”

这位80后的年轻法师,用镜头录禅心,以音声做佛事
能慈法师作品

一粒沙里看世界,半瓣花上说慈悲。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短视频时代,他拍的视频成为抖音上的一股清流,给人以心安的力量,也越来越多人喜欢上他镜头里清净脱俗的佛家世界。

这位80后的年轻法师,用镜头录禅心,以音声做佛事

这位80后的年轻法师,用镜头录禅心,以音声做佛事

能慈法师作品
世人所执着的“相”,在他看来,不过梦幻泡影;

镜头里的大千世界,于他而言,满是佛心禅意。

当你来到资国寺,也许会看到一位年轻的师父,带着单反,用镜头看世界,以入世悟禅道。

这位80后的年轻法师,用镜头录禅心,以音声做佛事
能慈法师作品
02
若说摄影是他的右手,那梵呗便是他的左手,缺一不可。

在出家前,他没有任何的音乐基础,也不懂什么乐理。

出家后,他每天跟随大众师父做早晚功课,甚是喜欢唱念的音律,因此很快学会了早晚课诵的唱念。也许正是最初这一念的喜爱,成就了后来的殿堂维那。

这位80后的年轻法师,用镜头录禅心,以音声做佛事

当年,他进入佛学院之初即被选为寺院的悦众(配合维那师敲打法器、唱诵),并于两年后被柏林禅寺礼请为殿堂维那(柏林禅寺是禅宗寺院,设有禅堂维那和殿堂维那)。

人们形容他的梵呗沉静又有力,平和而有热情,婉转却不花哨,给人以清凉与安宁。

如今,为报师恩,他回到了最初剃度出家的资国寺,回到了贤志师父的身边。

可即便如此,时至今日,许多柏林禅寺的老居士和法师们,提起曾经的殿堂维那——能慈法师,仍旧对他的唱诵印象深刻。

这位80后的年轻法师,用镜头录禅心,以音声做佛事

能慈法师作品

也许只有当你走近他的人生,方可懂得那些音韵中承载的慈悲情怀,真正明白信仰之简单,之纯澈,之蕴含无限;或许,这才是他每一个音符的真义。

03

梵呗悠扬,古之雅事,供养十方诸佛;

光影游戏,今之时尚,普利法界众生。

低吟浅唱,娓娓道来,可状天地之悲心;

光绽七彩,收曝有度,便尽众生之万象。

这位80后的年轻法师,用镜头录禅心,以音声做佛事
以镜头录禅心,以音声做佛事,二十年来,他用自己的方式向芸芸众生讲述着“阿弥陀佛”四字中的无尽妙义……

他就是80后的年轻法师——能慈法师!

本网站属于非赢利性网站,转载的文章遵循原作者的版权声明,如有版权异议,请联系值班编辑予以删除。 联系方式:0591-83056739-818 1895044278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