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毅法师专访 | 才华风流少年事,却为医心入空门

常毅法师专访 | 才华风流少年事,却为医心入空门

​从数学8分的严重偏科生,

到讲解名篇连课本都不必带的教师;

从兢兢业业的县委秘书,

到被迫下海的失败商人;

从才华横溢的青年作家,

到医人医心的黄袍僧人;

有一天,人们突然听说,他出家了……

这背后,又有什么样的因缘?
01

他似乎有点“不幸”,当大多数孩子都在山间、海边打闹嬉戏,在学校上课的时候,因为三岁时落下的支气管炎,每到春季、秋季学期,他都得在病榻上趴着。

他似乎又太幸运了,在物质匮乏的上一世纪六、七十年代,当绝大多数人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的时候,生长在军人干部家庭中的他,却衣食无忧。在病榻上,他将当时能弄得到的小说读了个遍,小学还没毕业,四大古典名著已经烂熟于心;他还和一位名师学起了绘画,学习多种乐器。这经历,倒有点儿像台湾的三毛。

常毅法师专访 | 才华风流少年事,却为医心入空门
优越的家庭教育,让他长成了所有人心目中的理想模样——

他年纪轻轻,待人接物,温润周全;

他才华横溢,经论典故,信手拈来;

他年少得志,意气风发,风光无限。

高中刚毕业,就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在高考数学八分、严重偏科的情况下,凭一身才华,大学毕业。那时的他,在法定意义上,还只是个未成年人。

八十年代初,在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人们对小提琴的认识还只停留在电视屏幕上,而他在一个联欢晚会的舞台中央,凭一把小提琴,指尖飞扬,音符流转,俘获了多少女孩的芳心。

常毅法师专访 | 才华风流少年事,却为医心入空门

02
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或许,年少时代的顺风顺水,让他过早透支了自己的运气;又或许,太多人的关注与偏爱,让他不甘摆布,试图逃离。大学毕业后,前途似锦的他,却执意要去离县城很远的半岛去教书,像所有企图用独立来证明成长的男孩一样。
岁月如水,永不停歇,他不曾想到,他的一时叛逆,让他在那个偏远的半岛,一待就是十年。
却也正是这十年粉笔生涯,成就了他五十岁之前的“最有价值的生命历程”。在那里,一直“不怎么爱教书”的他,以自己的微薄财力,改变了许多乡村少年的人生走向,重画了他们的生命轨迹。
在一个大学的讲座上,年轻学子问他说:陈老师,如果还有来生,您想选择哪一份职业?

他脱口而出:中学教师,而且是乡镇的中学教师。

常毅法师专访 | 才华风流少年事,却为医心入空门
03

十年后,他已经是公认的才华横溢的“才子”,正想考研的时候,却被当时的县领导说服,到了县委办当秘书。因为从小家里就进进出出各色官员,他对政界并不陌生,如鱼得水。

然而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母亲经商多年,一再欠损,从小便知“百善孝为先”的他,一再替母亲筹款还债。
1999年,正当他过去的老领导要下调令让他进省直机关的时候,他决定替母还债,弃政从商。
可是,一个自幼接触文学书画,毫无数字概念的人,如何学得会商人的精明与算计?奔波两年,依旧处境艰难。
一天夜里,来了一个电话,是他的一个学生,聊着聊着,突然提到:老师,你的债权人中,有不少你不认识的。您的欠款清单,应该在我这里有备份才行。
常毅法师专访 | 才华风流少年事,却为医心入空门
三个月后,他接到一个电话,依旧是那个学生:
“老师,您与某某、某某这些朋友,已经没有任何债务关系了。
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高兴:
“你一个刚出道的打工仔,哪来的这么多钱?如果是来路不明的钱,我不要,我自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逼问之下,才得知,学生把自己在市区刚买没几年的婚房竟给卖了。
04
少年看尽长安花,更觉世事本无常。而今抛却烦恼负重,却觉往事已矣,时过境迁。
“我扪心自问,我虽有点小才,但是实在不值得这个世界对我如此的好”

或许,此时,他虽身在俗世,却已种下菩提心。

烟云浮世,天涯路远,青雨长虹,流年若梦。

此刻的他,已无悲欢,更无得失,随心而行,随缘而定。

常毅法师专访 | 才华风流少年事,却为医心入空门

常毅法师作品

后来,他在北大任职。一北漂,十二载。

2013年,他的几个学生不忍看他形单影只,异乡漂泊,为他在别墅区里买了一套书房,硬把他给“架”了回来。

从此,他便不问世事,闭关创作。一边应出版社之约,写作心理学科普著作,一边在《海峡都市报》开设长达三年多的个人专栏《古语中的乡愁》,以深厚的古文字功底,为福建人讲解福州话中的古语。

与此同时,他画画的“童子功”,也恢复到了精准临摹古画,几乎达到以假乱真的境界。

常毅法师专访 | 才华风流少年事,却为医心入空门
他画天,有风,有云,有日光;
他画地,有树、有花、有生命;
他画你,有心、有魂、有鲜血;
他画他,无爱、无恨、无慈悲。

人世一片繁华旷美,独他寥落如斯;世人几多空虚与焦虑,他独享的精神宴席,却又丰盛若此。

05

突然有一天,他就出家了。走之前,他只给一个老同事发了两个字的短信:“走了”。老同事回了四个字:“阿弥陀佛!”

是什么事促成的?我们好奇,当然追问。

他却淡淡道:导火线,是我在一年内,竟在隐居生活中,见到三例活生生的被害妄想狂。你们要知道,这种精神分裂症,发病率只有万分之三。

他在想,外面的世界怎么了?他记起一次讲座上,一位来华访问的学者自豪地说,The 21st century will be a century of Psychology(二十一世纪将是属于心理学的世纪)。他对这句话感到后怕:这个将来时的判断,若能成立,这世纪,得有多少的神经症和精神疾病患者?

常毅法师专访 | 才华风流少年事,却为医心入空门
他在想,自己的人生,假若没病没灾,恰好还剩下三分之一,这最后的三分之一,到底该怎么过?

既然他坚信,这世界所有的灾难,源头都在人们“出了问题”的心灵。自度与度人,既然都得从心灵开始。那么,自己这一迈腿出去,该去哪里,就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

06
他离俗出家,遁入空门,却只为深入红尘;
他卖字卖画,不为求财,只为医人医心;
他曾出世,也曾入世;
他曾年少得志,也曾一败涂地……
最终,却甘于常伴青灯古佛,于烟云浮世之中,渡至悲至苦之人。
本网站属于非赢利性网站,转载的文章遵循原作者的版权声明,如有版权异议,请联系值班编辑予以删除。 联系方式:0591-83056739-818 1895044278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