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炫法师专访 | 他为“佛门神通”而修,为成佛作祖而来,却沉迷诗词写作,谱写诗意弘法路

世炫法师专访 | 他为“佛门神通”而修,为成佛作祖而来,却沉迷诗词写作,谱写诗意弘法路

​01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在浙江苍南一个偏僻安宁的小村庄里,有个稚嫩天真的孩子,他裹着不合年纪的哀伤,沉重地仿佛累积了百年的尘世沧桑。

在那个百废待兴的时代,村里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他身边只剩白首迟暮、鸡皮鹤发的老人,那些夹杂在苍老皱纹里的病痛与折磨,成为了这个小孩每日每夜噩梦里的挣扎与恐惧.......

世炫法师专访 | 他为“佛门神通”而修,为成佛作祖而来,却沉迷诗词写作,谱写诗意弘法路

在一个惬意的午后,村口大榕树在阳光下投影出明明灭灭的斑斑光点,说书的先生操着一口充满乡音的普通话,讲述着孙悟空来去自由,佛祖长生不老......

坐在小小板凳上的他听痴了,或许,正是这个平平无奇的午后,在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心里埋下了纯净无染的“佛种”

从此,他便一心向往出尘之路,为了大获神通,为了成佛作祖,为了长生不老,更为对抗那生老病死的轮回之苦!

世炫法师专访 | 他为“佛门神通”而修,为成佛作祖而来,却沉迷诗词写作,谱写诗意弘法路

02

终于在1976年,如他所愿,他遁入佛门了......从今往后,闻钟而起,闻鼓而眠,闻板上殿,闻梆过堂,日日如此,月月如此,年年依旧。

在1982年,他报考上海佛学院。但不曾想到,他的学习之路竟是一次次打破幻想的过程。

原来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佛门神通”,没有所谓的长生不老.......原来,人都是食五谷杂粮长大,始终都要经历生老病死......

最终,幻想破灭,现实重构,他没有找到对抗生老病死的方法,他输得一塌糊涂。

世炫法师专访 | 他为“佛门神通”而修,为成佛作祖而来,却沉迷诗词写作,谱写诗意弘法路

我曾问他,后悔出家吗?

他说,不后悔。

因为在浩瀚佛海中,他学会了坦然接受生老病死。最终,他还是与童年夜夜纠缠的噩梦和解了

从此,远去了,那一路挣扎,与夜夜恐惧......

03

如果说,遁入空门,是他的天真无知所致;那诗词创作,便是他的宿世因缘所定。

他酷爱书法与诗词创作,自幼就表现出惊人的天分。

艺术是灵魂的写意,一件作品,不仅有作者的心血、才华,更多的是那梦想与信仰,还有苍苍岁月后的生命沉淀。

他的作品,笔酣墨畅写胸怀,落笔生花幽韵成。每每细看,心,总会不自觉地被强大的信仰所撼动,无人可知,那翰墨苍苍之间究竟蕴含着怎样弘大的济世大愿……

世炫法师专访 | 他为“佛门神通”而修,为成佛作祖而来,却沉迷诗词写作,谱写诗意弘法路

 

在那个年代,互联网还算新生事物,佛学文化也鲜少出现在网络媒体, 而他却自学自练,开博客写微博,发诗词作品;录视频发直播,为信众开示.......

在那个浮躁的时代,他学习各种现代化的渠道,传播佛法,涤人心尘。

他时刻发扬“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大慈精神,一颗佛心坚定不退,一句阿弥陀佛念到底,誓往西方极乐,普度众生,利乐有情。也许,这正是他的初衷,亦是他的坚持.....

世炫法师专访 | 他为“佛门神通”而修,为成佛作祖而来,却沉迷诗词写作,谱写诗意弘法路

他的出家路,或许一开始是带着脆弱和逃避,但最后他却勇敢地以一种刚强而入世的方式去帮助所有人摆脱生老病死的苦难

肉体,有生老病死,然而,我们还有灵魂……它永不迟暮,它湛然如初......

正如他,为“佛门神通”而修,为成佛作祖而来。最后,却沉迷诗词写作,妙笔生花,莲开不败,为世人谱写诗意弘法路......

本网站属于非赢利性网站,转载的文章遵循原作者的版权声明,如有版权异议,请联系值班编辑予以删除。 联系方式:0591-83056739-818 1895044278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