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四肢浮肿溃烂的弘一法师,直面死亡:“小病从医,大病从死”

来源:磕史   时间:2022-01-11

弘一法师的道德修为,真的可以算作是佛界和文化界的佼佼者,就连当时的许多著名文人学者也都对他赞叹不已。论起弘一法师的道德修为,可能数百年以内能够与其相提并论者寥寥可数,弘一法师眼中曾佩服不已的只有一人,那便是入定数月之久的虚云和尚,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晚年四肢浮肿溃烂的弘一法师,直面死亡:“小病从医,大病从死”

“刻薄”的张爱玲曾经这样评价弘一法师:“至少在弘一大师的院墙外,我是谦卑的。”除了张爱玲以外,鲁迅,郁达夫,叶圣陶等近现代著名文人学者,也都不约而同地对弘一法师表达了个人的至高见解和尊重。

不管身处于各个行业的人,当时对弘一法师都有着一种普世的追求和信仰,就算放在现在,也依旧有大量群体充满了对弘一法师的仰慕。

弘一法师之前是李叔同,李叔同之后是弘一法师,李叔同就是日后的弘一法师,弘一法师亦是修行出家之前的李叔同。对弘一法师有些了解

的信众或是读者都很清楚他的过往。可不管是入世前的李叔同,亦或是出世后的弘一法师,他们依旧还是凡身肉体。

晚年四肢浮肿溃烂的弘一法师,直面死亡:“小病从医,大病从死”

不论角色怎样变化,心性再如何升华,他终究也不过是一个身处于浮沉俗世中的人。世人之所以信仰弘一法师,抑或是其他我们眼中的得道高人,就是因为他们的心性和我们不同,他们在看待事物变化的三观和我们有了根本性的不同。

看淡就意味着放下,羁绊于凡尘俗世的我们,每逢遇到一些事情,我们总是难以看淡放下,这就是出世和入世的最大差别。

弘一法师曾经这样描述过外界人眼中的自己,无非就是“峨冠大带,布衣草履”;可在法师自己看来,无论是峨冠大带,还是布衣草履,这都是凡人眼中的肉身装束罢了,最重要的是能够终生和其相伴的,恐怕也只有能明辨心性、心识寄宿的色身。

晚年四肢浮肿溃烂的弘一法师,直面死亡:“小病从医,大病从死”

要想真正了解弘一法师这个人,哪怕就是专门有个群体用数倍时间去研究,都不可能研究很透彻,毕竟我们的眼界和弘一法师的眼界不同,弘一法师的境界追求和心性所向,岂非是我们能够相比的。

这篇文章主要以“弘一法师的晚年状态”入手来看待弘一法师在对待疾病和死亡时的态度,从中也不难看出弘一法师这样的得道高僧有何种境界,毕竟身处于凡尘俗世的我们,拥有着凡身肉体,迟早有一天同样也会面临死亡。

晚年四肢浮肿溃烂的弘一法师,直面死亡:“小病从医,大病从死”

那我们不妨来看一看晚年遍体浮肿溃烂的弘一法师,他是如何面对生死的呢?

弘一法师的一生几乎都可以说是在疾病当中度过的,从少年时期开始,他几乎就被病魔满身缠绕,以至于在小小年纪就能写下“人生犹似西山日,富贵终如草上霜”这样的诗句,可能在那些疾病缠身的日子里,他已经看透自己的人生了。

因为多病,因为满眼尽是彷徨与落幕,所以造就了弘一法师和佛教佛法的佛缘。很多人之所以选择出家修行,之所以会甘愿放弃俗尘牵绊,其实就是因为一个人面对现实,充满了太多的无力和彷徨,长时间的孤独,让他们在某一刻或很多瞬间都想过放下。

晚年四肢浮肿溃烂的弘一法师,直面死亡:“小病从医,大病从死”

久而久之,这种对现实的无力和孤独便会充斥整个身体,终于有那么一天,当你翻开了风尘已久的佛经,看到了书中另外一种孤独的活法,可能你就便会对佛法充满向往。幼年多病的弘一法师,在我看来就是如此,外边的世界固然丰富多彩,可这一切似乎都被缠绕满身的疾病给破坏了。

和很多出家前的俗人一样,弘一法师也曾风流倜傥过。但可惜那样风流的日子过得太快,转眼间便来到了37岁,典型的人到中年,长时间的神经紧张,让这位才华横溢的旧时代才子感受到了严重的神经衰弱,于是他自己跑到了杭州的虎跑寺,开始了为期18天的断食生活。

晚年四肢浮肿溃烂的弘一法师,直面死亡:“小病从医,大病从死”

在这段时间当中,弘一法师真正沉下心来研读佛经,凭借着自身本就通透的人生哲理,再加上读书多年获得的知识领悟,突然在看到佛经的那一刻,弘一法师就有了一种不一般的感觉,他似乎在佛经当中重新找到了自我,不再感到神经衰弱,也不再为疾病缠身而感到忧郁……

1918年,他正式拜佛出家,彼时的他,已经是个有妻妾家室的人,而且在妻子之下,还有了自己的两个孩子。面对这些现实生活的羁绊,他也像是其他出家之人那样,唯有放弃,再无其他。可能当初选择出家的原因就是为了治疗疾病,缓解精神衰弱。

可真实的历史上,弘一法师在出家之后的几十年里,一直都疾病缠身,而且神经衰弱的症状也没有得到缓解。所以由此便能很清楚地证实一个问题,出家也好,待在家修炼也罢,不管你有多大的造化和境界,你依旧是凡人俗体,依旧不能脱离生与死。

出家与不出家,修行与不修行,确实存在着很大差别,大家的灵魂都寄宿在凡人躯体之中,生与死,可能有些人能够预料到,但是没有人能够避得过。信仰佛教或者其他,并不能治病;出家为僧的那些人,生病也是正常的。

晚年四肢浮肿溃烂的弘一法师,直面死亡:“小病从医,大病从死”

步入晚年生活的弘一法师,据记载,常年因多年积累下来的伤寒和痢疾而痛苦不已,在出家为僧的那些年里,弘一法师以稍懂医理的医学皮毛来为自己治病以求缓解。

所以有句话我要在这里点出来了,在世人眼中的弘一法师,论其修为和境界,绝对是百年难遇的佛家大才了,可他依旧也需要用医术来为自己医治,这说明了什么,和尚僧人也会得病,得病之后也需要及时医治。

但是因为病情太重,再加上在这些年的修行过程中,弘一法师对生死已经无惧,据他的弟子回忆,师傅留在人世间的最后日子里,不但放弃了最初的医治,而且经常口口声声念叨着“圆寂”。弘一法师自己说过,“小病从医,大病从死”,这句话就是最好的印证。

晚年四肢浮肿溃烂的弘一法师,直面死亡:“小病从医,大病从死”

1942年10月,临终留下“悲欣交集”四个字的弘一法师就这样圆寂在了泉州温陵养老院晚晴室。

本网站属于非赢利性网站,转载的文章遵循原作者的版权声明,如有版权异议,请联系值班编辑予以删除。 联系方式:0591-83056739-818 18950442781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8日 下午8:18
下一篇 2022年12月8日 下午8:3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