坛经第六:南顿北渐两大宗师,我们也许都太冤枉了神秀法师

来源:红尘若镜 时间:2020-12-04

咱们继续来分享“六祖坛经”,上一篇谈到了五祖弘忍大师特意对所有弟子出了一道考题,就是让每个人都写一篇偈言上来,报告一下自己修行的心得,谁写的最好就把自己禅宗祖师的衣钵传承给他。

但是命令发下去了,却没有人行动,这倒不是大家不想做祖师,而是因为他们都觉得首座神秀法师太优秀了,这个位子非他莫属,大家只要静候佳音就行了。

就这样所有的压力都到了神秀法师身上,这让他十分烦恼,因为他的心思十分细腻,一方面确实也想要看看自己的境界到底如何,另一方面又担心表现不好丢了颜面,还让五祖失望。

坛经第六:南顿北渐两大宗师,我们也许都太冤枉了神秀法师

而关于神秀法师,后世一直存在着很大的误解,由于六祖如慧日当空,把他完全比下去了,再加上神秀法师门下很多弟子和拥趸对六祖的恶意,所以很多人就把他当做了“大反派”,心思歹毒,学问浅薄,一心要和六祖作对。

而且就连他做的那首“身似菩提树,心如明镜台”的偈言也被大家弃若敝屣,认为境界很低。

其实这些都是大错特错,当时神秀法师作为“南顿北渐”中渐宗的代言人,就算和六祖相比也是一时瑜亮,而且他当了国师之后还屡次在皇帝面前极力推荐自己这个师弟,承认自己不如对方,心胸十分宽广。

此外他的这首偈言也十分适合末法时代的我们,虽然境界上确实不如六祖,但距离我们反而更近一些。

坛经第六:南顿北渐两大宗师,我们也许都太冤枉了神秀法师

今天咱们就来聊聊神秀法师的这首偈言,以及这位大法师的为人,以洗清他千年以来的冤枉。

心思细腻,瞻前顾后的神秀法师

先请经文:

五祖堂前,有步廊三间,拟请供奉卢珍画《楞伽经》变相及《五祖血脉图》流传供养神秀作偈成,已数度欲呈,行至堂前,心中恍惚,遍身汗流,拟呈不得,前后经四日,一十三度呈偈不得。秀乃思惟:不如向廊下书著,从他和尚看见,忽若道好,即出礼拜,云是秀作。若道不堪,枉向山中数年,受人礼拜,更修何道。

译文:在五祖居住的法堂之前有三间走廊,准备让供奉画师卢珍画“楞伽经”和“禅宗五祖的血脉图”,以让大家来供养。

而神秀法师把自己的偈言做好之后,三番两次都打算呈送给五祖来评定,但又缺乏勇气,每次走到门口都心神恍惚,全身流汗,只好又退了回来,前后四天一共往返了多达十三次,始终没有交出去。

坛经第六:南顿北渐两大宗师,我们也许都太冤枉了神秀法师

最后神秀想到,我干脆就在走廊里面把自己的偈言写上去好了,如果五祖看见觉得好,我再出来顶礼承认是我写的,如果不行的话,那我就白白在山里修行了好几年,还受这么多人礼拜了,还有和面目承认呢?

这段话很好理解,不过有几个小细节要说明一下。

第一就是《楞伽经》,这部经在现在名气不是很大,但却是禅宗的开山经典,当年达摩祖师就是用这部经来为二祖慧可印心,接下来三祖,四祖,五祖都是如此,直到五祖为六祖才换成的《金刚经》,但仍然不改变这部经在禅宗以及整个中国佛教的地位。

第二五祖血脉图,也就是中国禅宗的首祖达摩,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的传承图,都是一脉单传。

所以这两样东西都是禅宗的宝物,本来请一位国家承认的官方大画师卢珍画到走廊上供弟子们参礼膜拜。

而神秀法师由于为人太过小心翼翼,就像是世俗间男孩子追求女孩子一样,写了一封情书又不好意思交给对方,就怕被拒绝,所以他偈言做好之后,前后在五祖门前徘徊了十三次,却始终没有敢进去。

坛经第六:南顿北渐两大宗师,我们也许都太冤枉了神秀法师

最后他想了个折中的办法,悄悄的把偈言写在了墙上,这样五祖觉得好自己再承认,觉得不好就说明自己这些年白修行了,枉费了师父的厚爱和师弟们的尊敬。

渐悟的无上偈言——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我们继续看:

是夜三更,不使人知,自执灯,书偈于南廊壁间,呈心所见。偈曰: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译文:当晚三更天,夜深人静的时候,神秀神不知鬼不觉的出来,自己提着一盏灯,在五祖法堂外的墙壁上把自己用心思考多时的一首偈言写在了上面——

我们的身体就像是菩提树,心就像是一面明镜,我们必须要时时刻刻的辛勤擦拭,一定不能让它们沾惹尘埃。

坛经第六:南顿北渐两大宗师,我们也许都太冤枉了神秀法师

本网站属于非赢利性网站,转载的文章遵循原作者的版权声明,如有版权异议,请联系值班编辑予以删除。 联系方式:0591-83056739-818 18950442781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0日 下午5:1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下午7:2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